盘市资讯 港股 中概股和港股已经超跌了!李迅雷:四条建议抵御境外对A股影响

中概股和港股已经超跌了!李迅雷:四条建议抵御境外对A股影响

编者按:最近,国内外新冠肺炎疫情、国际地缘政治、大宗商品市场等变数陡增,给中国经济增长和(57.95, 0.0…

中概股和港股已经超跌了!李迅雷:四条建议抵御境外对A股影响

编者按:最近,国内外新冠肺炎疫情、国际地缘政治、大宗商品市场等变数陡增,给中国经济增长和(57.95, 0.00, 0.00%)全球经济复苏带来新的重大挑战。国务院金融委“3·16”会议以及国常会“3·21”会议均明确提出,要采取有针对性措施稳定预期,稳定资本市场发展。信心比黄金更宝贵,证券时报·券商中国3月27日起推出各方建言“提振市场信心 稳定资本市场”系列报道,通过广泛采访证券界、基金界、创投界等机构人士,专家学者以及上市公司、企业界代表,倾听市场声音,汇聚各方智慧,凝聚更多共识,共同为稳定资本市场贡献力量!

“中概股和港股实际上已经是超跌了。”近日,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接受券商中国记者专访时谈到,这次金融委专题会议,针对投资者担忧的问题,均做出了正面的回应,基本消除了大家的疑虑。未来中概股和港股的走稳回升,也基本可以确定。

李迅雷还表示,从机会的角度看,经济转型带来的机会非常大,如双碳经济下,新能源、节能储能、环保、电子、先进制造等行业的增长会进一步提速。

在金融加快对外开放的背景下,如何抵御境外市场波动对A股市场影响?李迅雷在接受券商中国记者采访时,对我国资本市场的规范和发展提出了诸多建议。

其中,他提到“采取更加刚性的约束,鼓励我国企业,特别是现金流较好的企业,注重提高分红比例,以增加企业的回报率”。

李雪雷还指出,当前保险行业中九成公司配置股票比例低于10%,与监管部门给予的45%的上限相距甚远。他建议对于企业年金、保险等长期机构投资产品,给予包括增值税减免在内的税收激励优惠;同时,对于保险等机构所进行的长期投资,可以设置以“成本法”计价的“长期股权投资”会计科目改革,解决市场高波动与其对于净值回撤容忍度较低之间的矛盾,从而吸引长期资金入市。

李迅雷还建议,进一步加大人民币国际化的步伐,提升中国资本市场双向开放的力度;建议更大范围内允许境外资金投资于境内资本市场,逐渐丰富金融期货国际化品种的供给,鼓励境内外金融机构的跨境展业。

中概股和港股的走稳回升基本可确定

券商中国记者:国务院金融委“3.16”会议研究了宏观经济运行、房地产企业、中概股等相关问题。请问您如何看待当前的宏观经济运行?

李迅雷:中国1-2月份的经济数据已经公布,各项指数略超预期,表明中国经济的韧性还是比较好,同时政策发力前置,已经呈现出积极效果。当前中国经济面临潜在增速下行的压力,尤其是在外部环境面临很大不确定性的背景下。例如,俄乌冲突何时结束?美国的高通胀下,美联储的加息和缩表都会影响美国经济增速,也会导致美元从新兴市场流出。

同时,中国经济正处在转型过程中,也面临较大的挑战。例如,我国经济长期以来对房地产的依赖度较高,但从经济转型的角度看,一定要坚持房住不炒原则。然而在今年GDP目标5.5%的背景下,只靠基建投资,就很难实现该目标。所以,既要让房地产投资增速不要出现大滑坡,又要降低对房地产的依赖度,这个挑战就比较大。从机会的角度看,经济转型带来的机会非常大,如双碳经济下,新能源、节能储能、环保、电子、先进制造等行业的增长会进一步提速。预期上半年中国经济比去年下半年有明显起色。

券商中国记者:近期中概股及香港金融市场稳定问题也受到资本市场关切,对此您的看法是什么?

李迅雷:中概股和港股实际上已经是超跌了,超跌的因素比较复杂。首先,去年开始,我国提出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对房地产、医疗、教育、互联网等行业中存在的诸多问题进行整治和规范,以实现公平竞争的营商环境和公共服务均等化的目标。这对过去投资中概股的投资者而言,有了一个预期差;其次,美国的SEC对中概股监管要求提高,如增加了对中国企业赴美上市的信息披露要求,将5家中概股公司列入暂定清单,甚至提出了审计方面的诸多要求,使得中概股退市风险大幅提升;第三,俄乌冲突之后,投资者担心中国部分企业可能会受到制裁,又引发了股价下跌。

同时,港股也受到了中概股的拖累,在部分外资离场的影响下,出现了非理性下跌。这次金融委专题会议,针对投资者担忧的问题,均做出了正面的回应,基本消除了大家的疑虑。例如,提出我国证监会与美国SEC要加强合作和协商,争取在对赴美上市的中国公司监管要求方面达成一致。对于互联网平台企业、房企等如何规范发展及风险防范,也提出了明确原则和方案。因此,未来中概股和港股的走稳回升,也基本可以确定。

四大建议减弱境外市场对A股影响

券商中国记者:近期国常会、金融委会议中,提到“高度重视国际形势变化对我国资本市场的影响”。随着中国金融对外开放水平的提升,中国资本市场及中国企业既迎来发展机遇也面临国际挑战,对此您有何建言?

李迅雷:这轮美国中概股下跌,其中有一个原因,是美国的SEC对中概股监管要求提高,如增加了对中国企业赴美上市的信息披露要求,将5家中概股公司列入暂定清单,甚至提出了审计方面的诸多要求,使得中概股退市风险大幅提升也引发了香港市场中概股的下跌,进而又带动A股市场的下跌。

在金融加快对外开放的背景下,为抵御境外市场波动对A股市场影响,对我国资本市场的规范和发展有如下建议:

第一,加强和规范监管,提高A股上市公司质量,完善公司治理结构。通过包括加强独立董事的独立性、专业性和勤勉性,发挥审计委员会在审查财务报告、控制公司内部违法行为上的作用,强化上市公司治理体系现代化建设;同时,采取更加刚性的约束,鼓励我国企业,特别是现金流较好的企业,注重提高分红比例,以增加企业的回报率。进而增强我国权益市场对包括保险资金、养老金在内的长期资金的入市吸引力。

第二,加大优胜劣汰的力度,让退市政策常态化,提升存量上市公司的质量。随着注册制改革的深入推进,加快低质量上市公司的常态化退出更加迫切。建议畅通交易所退出渠道,简化退市流程,提高退市效率;建议落实主办券商的承接责任,明确退市流程中的信息披露义务,并加强对规避退市违规行为的惩戒;建议设置公开透明的退市规则,一旦达到标准的企业自动退市;成立二次上市委员会,对于退市后符合上市标准的企业,可申请重新上市或在全国股转系统挂牌,进一步降低退市难度。

第三,鼓励长期资金入市,增加对权益资产的持有比例。与国际相比,我国一方面长期资金规模不大,且持有权益资产的比例很低。根据中国保险保障基金发布的《2020中国保险业风险评估报告》披露,保险行业中九成公司配置股票比例低于10%,与监管部门给予的45%的上限相距甚远。

建议对于企业年金、保险等长期机构投资产品,给予包括增值税减免在内的税收激励优惠;同时,对于保险等机构所进行的长期投资,可以设置以“成本法”计价的“长期股权投资”会计科目改革,仅在长期投资期间的首尾两端核算投资收益并免除所得税,解决市场高波动与其对于净值回撤容忍度较低之间的矛盾。另一方面,对于短期股票交易、房地产投机炒作等“赚快钱”行为给予差别化资本利得税在内的制度遏制,加大对财务造假、内幕交易、坐庄炒作等侵犯长期投资者权益事件的处罚力度。

第四,进一步加大人民币国际化的步伐,提升中国资本市场双向开放的力度。目前外资持有的A股的流通市值,不足A股总流通市值的4%。可采取循序渐进的对外开放政策,将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格局,这也是应对西方金融制裁的有力举措。建议更大范围内允许境外资金投资于境内资本市场,逐渐丰富金融期货国际化品种的供给,鼓励境内外金融机构的跨境展业。这将有利于联合境外投资者共同做大中国资本市场规模,有利于提升境内金融机构的国际化业务水平,有利于监管当局加强对境外投资者投资行动的掌控。

在吸引更多外资投向A股市场的同时,面对A+H的巨大价差,鼓励在港上市的中概股回购股票,以缩小同一公司在陆港之间的价差。同时,鼓励内地的机构资金长线投资香港市场,增强内地的机构投资者在香港市场的话语权。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盘市资讯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ps-zx.com/41543.html

作者: 小蜗牛

广告位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QQ客服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