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在线 站长资讯 西安吉祥村,还有多久才能撕掉“姨”的标签?

西安吉祥村,还有多久才能撕掉“姨”的标签?

西安吉祥村,还有多久才能撕掉“姨”的标签? 素材图 当我们谈到吉祥村时,我们在谈些什么? 当我们谈到吉祥村的“…

西安吉祥村,还有多久才能撕掉“姨”的标签?

西安吉祥村,还有多久才能撕掉“姨”的标签?插图

素材图

当我们谈到吉祥村时,我们在谈些什么?

当我们谈到吉祥村的“姨”时,我们又在笑什么?

对于本地人来说,这样的烂梗,早已经见怪不怪。而对于外地人来说,这样略带揶揄的调侃,每次都能撩人探寻趣味。可对于整个吉祥村的居民来说,对于整个西安的城市形象来说,这种俗不可耐的乡野文化,实在是太臭太丑了!

西安吉祥村,还有多久才能撕掉“姨”的标签?插图1

网传图片

西安是文化古都,住在西安城里的,多少都是有文化的人,我们西安人曾经在网上对各种审丑文化嗤之以鼻,甚至不惜笔墨口诛笔伐,但是回到我们西安本身,却主动去晒丑传播丑,这样的心理实在是太过阴暗狭隘,实在是丑陋无比!

我们想说的是,如果连西安人自己就不主动去维护,哪怕去尽可能遮掩某个地域曾经的负面形象,反而有意去深化、加工或者丑化这种标签,最终所造成的伤害和影响,不仅仅会波及到城市本身,更是对自己的某种文化反噬。

试想一下,假若这种恶俗的标签长期被固化于西安的门脸上,有朝一日你出门去外地,同样遇到那些无事生非的人,面对着你所在的西安户籍身份证,会不会也会投来无比嫌弃鄙夷的眼光?到了那个时候,无论你如何去辩白解释甚至去跟对方大打出手,所有的努力都是徒劳无益!

要知道,任何事物,一旦被标签化,就很难追寻到其最本质的光韵,审丑更是如此。而从心理学角度来说,人们有时候更愿意去关注丑,甚至将丑作为整个事物的全部。回到西安吉祥村来说,在过去的某个时间段内,街头巷尾的“姨”确实是这个村子真实的存在,后来造就了村子的伤疤和黑历史,但有关吉祥村的这些个丑陋现状早已被摘除,尤其是随着村子拆迁的开始,吉祥村的整个风貌早已经不是原来的样子。

西安吉祥村,还有多久才能撕掉“姨”的标签?插图2

素材图

可我们有些西安人,就是愿意揪住吉祥村的姨不放,揪住吉祥村就是风月集中地的负面印象不放,甚至要把这些三俗的内容,与同辈言,与外人言,甚至与后人言……在他们的意识中,好像总认为:一个家族,只要曾经有人做过贼,那么这家人的祖祖辈辈子子孙孙都是贼!

一个不容忽视的严重恶果是,如果连我们西安本地人都主动掀起这样的狂欢,主动制造这样的话题,长此以往的话,西安吉祥村的“姨”帽子几时才能摘除?难道真要等“亲者痛仇者快”的历史教训降到自己身上,我们才能停手和悔悟?

再者而言,无时无刻不把吉祥村和姨深度挂钩绑定到一起,更难以体现出西安的包容。试问,在全国的所有二三线城市,在城市化推进的过程中,哪个城市不曾出现过这样的red灯区?但我们无法接受的是,有些城市的red灯区,如今早已经成了经济核心区,亦或者是焕新成了城市产业地标,原有的负面标签已经随着历史消失,可为什么偏偏西安吉祥村就始终摆脱不了这样的嘲讽和尴尬?

另外从经济角度来说,吉祥村居民是西安最早的失地农民。该村 从明代建村至今已有400多年。解放初期,吉祥村的土地面积达到了1600多亩,后来随着西安城市的快速发展和城市区域版图的扩张,地处西安核心区块的吉祥村,首先便被商业化开发,吉祥村人为了西安贡献了最原始的生产资料,最终导致了大量“无地农民”的产生。在此背景下,衍生出那些见不得光的营生,实际上也是部分村民和外来人口,为了谋生存选择的手段而已!

西安吉祥村,还有多久才能撕掉“姨”的标签?插图3

更直白来说,在两手空空的困难时期,人家曾经只是为了换口饭吃而已,试问谁天生就自甘堕落主动愿意去从事这种下jian的行当?况且如今她们早已经痛改前非革除旧习,对于一个人来说,闻过能改尚且还可以被大家再次认可接纳,但为什么吉祥村却很难被西安所重新认知呢?

总而言之,无论是时代背景也好,其他原因也罢!西安吉祥村在历史的推进中,确实走了一些弯路,遭受诟病也有自我约束和管理的问题,但吉祥村不应该永远被钉在耻辱柱上,不应该永远成为花柳场所的代名词,更不应该成为西安不友好的文化符号!

都2022年了,我们不希望吉祥村继续被“姨”裹挟,但这样的希望,眼下似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站长在线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ps-zx.com/42897.html

作者: 小蜗牛

广告位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QQ微信841909564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84190956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