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在线 互联网 谷歌沉浸式内容负责人:更看好开放的Web AR技术

谷歌沉浸式内容负责人:更看好开放的Web AR技术

自从Meta高调转型元宇宙平台,行业内越来越多的公司也开始追逐这个热点,埃森哲、微软等公司也开始进行布局。作为…

自从Meta高调转型元宇宙平台,行业内越来越多的公司也开始追逐这个热点,埃森哲、微软等公司也开始进行布局。作为另一个科技巨头,虽然谷歌似乎在开发新款AR眼镜,但却很少提及常被相提并论的元宇宙概念。

谷歌沉浸式内容负责人:更看好开放的Web AR技术插图

近期,国际扩展现实学院(AIXR)采访到谷歌创意与内容策略、沉浸式合作关系全球负责人Matthieu Lorrain,一起聊了聊对于AR/VR、元宇宙未来发展的看法。Lorrain表示:看好Web AR这种开放格式,未来通过云端3D串流等技术,Web AR的效果将更加接近AR app。

据青亭网了解,Lorrain在XR等沉浸式领域有多年工作经验,尤其是帮助客户将XR技术用于品牌营销等目的。而参与本次讨论成员还包括:埃森哲在欧洲和亚太地区的元宇宙战略与XR负责人Nick Rosa、AIXR CEO Daniel Colaianni。

Rosa:移动端AR不需要穿戴设备就能体验,这种AR形式令人兴奋。那么你认为,移动端AR是否会持续普及?还是说未来人们会普遍使用AR眼镜?

Lorrain:我认为一段时间内,移动端AR和AR眼镜都具有价值。现阶段,移动端AR可应用于社交、与周围环境互动、视觉搜索等场景,其优势在于方便易用、触摸屏交互效果稳定且准确。而可能在十年后,AR眼镜会更加普及,同时将削弱手机等移动设备的作用。

不过,未来不同AR硬件的区别将越来越模糊,我们应该考虑的不是硬件形态,而是如何利用AR来连接和增强我们周围的环境。

Rosa:有人说,当VR的界面、芯片对用户越来越友好,这项技术才真的会爆发。目前,重量、体积、手柄等门槛似乎阻碍了VR的广泛采用。对此你怎么看?

Lorrain:我也在玩VR,VR从Rift时代到现在得到了很大发展,令人印象深刻。尤其是在一年半前的疫情隔离期间,我经常使用VR。而现在,我并不常使用VR,它大多数时间都放在柜子里。

这是因为,VR将我和周围的环境隔开,我认为这并不友好,尤其是在我需要和家庭成员互动时。未来一段时间内,VR这样的穿戴式屏幕,可能会为很多人带来障碍。因此,希望未来能用轻量化的眼镜来取代头显,不管是AR还是VR。

Colaianni:之前,谷歌、Verizon和Snap合作,为Pixel 6手机推出《复仇者联盟》主题AR滤镜。与视频等传统广告形式相比,交互式AR广告似乎给用户更多自由,你不是直接向用户输入信息,而是为他们提供可触控、可交互的内容,吸引用户主动去了解广告内容。你怎么看?

Lorrain:这是一种创作式体验,用户使用这种AR广告滤镜可以二次创作个性化的内容。因此,开发者应该通过AR滤镜为用户提供一个创作平台,允许用户将AR内容与自己的空间融合,这种形式的内容更具有传播性。

Rosa:我的下一个问题与品牌营销策略有关。近年来,Web AR应用的热度越来越高,这种基于网页端的AR形式优势在于与网页高度集成,就像是传统的谷歌广告那样,打开网页就能开启。而接下来随着5G网络发展,信号压缩、网络传播速度也将得到提升,这意味着Web AR将可以显示更复杂的场景、内容。

那么从品牌战略来讲,你认为应该由消费者自由选择Web AR的分享渠道,还是应该限制Web AR支持的应用或平台?

Lorrain:这可能是这些年来AR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是控制运行AR兼容的平台来保证内容质量,还是尽可能触及更多人,这对于AR内容分发是一大难题。

过去几年,我们为了保证内容质量,将AR的分发渠道限制在app中。利用游戏引擎,我们可以开发一些有趣的AR体验,不过后来发现,推广app本身并不容易,首先下载是一个门槛,另外也难以保证用户粘性。

相比之下,Web AR是一种开放格式,它无需下载,在移动浏览器上直接就能运行。因此,很多品牌也选择用Web AR来打广告。

在我看来,AR app或Web AR都是合适的分发渠道,如何去选择将取决于品牌的宣传目标。比如,如果你的目标是优化AR的视觉效果,那么你可以选择开发app,如果你的目标是优化广告的覆盖面,那么你可以选择开发Web AR,或为社交应用开发AR滤镜,可以利用Snapchat、Instagram等社交应用现有的用户群。

目前,Web AR面临的一些挑战是,3D内容缺乏深度和质量,效果可能不如app好。而且,Web AR开发工具的功能也比较有限。相比之下,Snap的Lens Studio不仅简单易用,还为开发者提供多种功能和选择。

接下来,我认为云端串流将解决Web AR所面临的许多问题,它可以在云端运算和渲染3D像素或AR内容,然后在你的设备上串流。3D云端串流首先应用于游戏,比如Google Stadia允许你在手机等任何设备上串流高质量PC游戏。

这种云端渲染和串流服务,不仅将提升Web AR的内容质量,也可以运行更加丰富的Web AR效果。

这将是我们接下来的发展方向,相信这项技术也会像视频串流一样,经过多年时间逐渐成熟。那时候,Web AR与AR app的区别会越来越小,你在网页端就能运行app中的AR。

谷歌沉浸式内容负责人:更看好开放的Web AR技术插图1

Colaianni:在与品牌合作时,这些品牌客户是否勇于接受创新?尝试此前没有过的内容?

Lorrain:在3D、AR/VR营销业务上,与谷歌合作的品牌商包括一些电影公司、流媒体平台、体育联盟等等。其营销或内容团队在相关领域已经有多年经验,比如迪士尼、NBA此前已经尝试过AR/VR技术,所以已经有一定认知。

同时也发现,AR/VR营销行业越来越成熟,客户对这项技术的了解比几年前更深。当然,也有一部分人认为AR/VR是噱头。

不过,近期元宇宙带来的热度却对推动AR/VR发展起到了反作用,的确人们对于沉浸式技术的兴趣更高了,但他们对于元宇宙缺少批判性思考,不去分辨哪些相关技术有价值,哪些没有价值。

谷歌沉浸式内容负责人:更看好开放的Web AR技术插图2

Rosa:人们对于元宇宙的兴趣很高,也有人常常将元宇宙概念与封闭、虚拟的游戏世界混淆。你认为他们对于元宇宙的这种误解,会影响这项技术发展吗?还是说这种热度将推动品牌对于沉浸式元宇宙技术的采用率?

Lorrain:的确,炒作元宇宙概念可能是一种推动沉浸式技术发展的捷径,为行业带来了新的投资、关注度。然而根据小说的描述来看,元宇宙是一个逃避现实的想法,当现实生活不完美时人们才想逃离到虚拟世界中,因此我不认为这是一个大家想看到的未来。

希望大家能先思考开发元宇宙的目的,它到底有什么优势,以及如何正确开发它,该避免什么潜在危机等问题,而不是盲目去接受它。

另一方面,我认为元宇宙发展面临许多挑战,比如平台内容自动审核、平台开放性、3D内容对跨硬件/跨系统互通性和兼容性等等。

理想的元宇宙体验可能就像是浏览器那样,能够跨设备随时随地运行。不过从工程角度讲,实现不同游戏引擎、内容之间的兼容具有一定挑战。尽管NFT号称跨平台通用,但实际上依然存在一定难度,现有技术还需要一段时间。

目前,Ready Player Me等初创公司在平台互通性上展现了前景,该公司开发了一种兼容多种AR/VR应用、系统和平台的虚拟化身系统。这种跨平台互通性让有点类似于API思维,即打通不同的平台,使用兼容的3D资源来创建个性化的内容。

谷歌沉浸式内容负责人:更看好开放的Web AR技术插图3

Colaianni:如果未来元宇宙、虚拟世界真的在我们生活中普遍存在,那么广告商应该如何平衡元宇宙营销和用户体验呢?

Lorrain:在几年前的一个概念短片《Hyper-Reality》中,就曾展示充斥在人们生活中,无处不在的虚拟广告。未来的元宇宙营销应该避免这样的结果,因为人们不想看到随处可见的广告。

我认为,不管是在物理空间中植入真实还是虚拟的广告,都需要足够小心,限制广告的数量,避免打断人们的体验。人脑能处理的信息有限,如果广告含量过高,人们会对其失去兴趣。因此,未来的广告应该更加精准的投放,更个性化。参考:AIXR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站长在线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ps-zx.com/43324.html

作者: 小蜗牛

广告位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84190956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