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在线 站长资讯 “第一波元宇宙公司”被曝欠薪,元宇宙的寒冬要来了吗?

“第一波元宇宙公司”被曝欠薪,元宇宙的寒冬要来了吗?

日前,“第一波元宇宙公司”之一影创科技被曝欠薪200多人,时间最长达半年,根据媒体爆料,被欠薪员工人均被拖欠工…

日前,“第一波元宇宙公司”之一影创科技被曝欠薪200多人,时间最长达半年,根据媒体爆料,被欠薪员工人均被拖欠工资10万元,社保、公积金也早已断缴4个多月。

消息一出,结合此前屡屡暴雷的NFT(数字藏品)平台、不尽人意的元宇宙巨头Meta和Roblox的财报,引发外界讨论这是否为元宇宙概念衰退的征兆?

对此,有专家告诉南都·AI前哨站,尽管影创科技主营业务的AR(增强现实)/VR(虚拟现实)技术目前仍离大规模民用有一定距离,但这并不意味着元宇宙概念将走向“衰退”,“因为它从技术上来讲还没有成型。”

1

“今年预期收入5亿”VS“连HR都加入讨薪队伍”

据公开资料,影创科技成立于2014年8月,主要业务为混合现实、人工智能、半导体领域基础科学与应用技术及产品的研发,即智能眼镜整体软硬件开发。创始人兼董事长孙立曾公开表示,要将影创科技打造成“XR(扩展现实)领域的安卓”。

据影创科技公司官网,其集团总部位于上海,在多地设有产业基地,研发及生产场所占地面积超过2万平方米,致力于“用科技提高人们的生产效率,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成为世界第一的MR(混合现实)公司”。

此外,影创科技曾连续三年入选“中国VR 50强”榜单。2014年成立以来,公司先后获得包括朗玛峰创投、考拉基金在内的多家资本的6轮投资。在2017年,公司共获得8000万元A轮投资,由达晨创投领投,知初资本、朗玛峰跟投。近年元宇宙概念兴起后,公司曾公开表示,其出货量和技术仅次于Meta,日后要成为“元宇宙的微软”。

然而,这家充满雄心壮志的公司,却在近日曝出大规模欠薪的消息。网传讨薪员工纷纷申请仲裁,连公司HR也加入讨薪队伍,与此同时,公司大群则被孙立强制解散。

知乎、脉脉等平台上也出现了疑似影创科技员工用户的发帖。有帖子称今年4月起影创科技即开始拖欠工资,也有帖子称从今年年初起,影创科技已出现拖欠款项的行为。

“第一波元宇宙公司”被曝欠薪,元宇宙的寒冬要来了吗?插图

在某招聘平台上,影创科技仍有16个在招职位,但HR上次上线的时间停留在4个月以前。

“第一波元宇宙公司”被曝欠薪,元宇宙的寒冬要来了吗?插图1

对此,影创科技CEO孙立近日回应蓝鲸TMT记者称,因疫情影响,公司仅停发了部分员工某些月份的绩效工资,“上半年公司因疫情原因受到比较大影响,的确做了一些人员上的优化调整,但主要业务仍在运营。”

此外,影创科技的最后一轮融资停留在2020年9月。对于两年未融资的原因,孙立并未具体回复,而是称此前公司有一些股权上的纠纷。孙立称,此前隋平(影创科技副总裁)代持该公司员工股份拒不归还,现在已经均被强制执行。

“目前ODM(原始设计制造)业务中,给第三方提供硬件服务的业务已经停了,也就是砍掉了第三方的产品设计与代工业务,这部分业务大概有100余人,本来全公司有300余人。但是给第三方做软件算法授权的业务板块仍然在运营,而且签了一些比较大的合同订单”,孙立称,“此外,我们仍然在进行AR眼镜的研发,以及算法迭代产品的销售。”

更早之前,孙立曾在和行业媒体“智东西”的采访中这样描述影创科技的商业模式:一是MR智能眼镜硬件和软件的整体解决方案,应用在教育、工业、医疗等多个领域,占整体业务的20%-30%;二是以操作系统的服务和授权费用为主,占营收的70%。这次访谈刊发于今年4月,正是有相关员工称影创科技开始拖欠其工资的时间节点。

“第一波元宇宙公司”被曝欠薪,元宇宙的寒冬要来了吗?插图2

“目前公司盈利整体上还在处于亏损的状态,但亏损的金额在逐年递减,大约在2024年实现正向盈利。影创近三年的营收基本上实现了年复合增长率达到260%。”孙立在这篇访谈中表示,“2022年预期收入能达到5亿元左右。”

2

专家谈元宇宙:尚未大热,谈何破产?

影创科技并非元宇宙相关公司的第一次出现风波。6月12日,一度被市场视为元宇宙牛股的美盛文化创意股份有限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公司及其实际控制人赵小强立案调查。

除了美盛文化、影创科技之外,元宇宙的多个产业似乎也正在遭遇寒冬。

以虚拟地产为例,去年11月,歌手林俊杰宣布自己在Decentraland平台(基于以太坊区块链的分散式3D虚拟现实平台)上购买了三块虚拟地皮,总共花费约50万元人民币。然而,近期根据WeMeta(元宇宙分析平台)数据显示,这三块虚拟地皮当前估值仅9.75万元人民币,暴跌超过80%。

今年2月,继元宇宙概念股Meta财报表现不佳、解散代号为XROS的VR操作系统团队后,号称“元宇宙第一股”的Roblox发布的财报同样未达到外界预期。财报显示,随着疫情驱动的游戏热潮消退,不仅财报盈利数据均不及预期,玩家预定量也不如人意。

根据Roblox公司在股东信中的分析,这是由于其两大订单来源英国和美国对于新冠疫情限制的解除造成的——自北美学校重新开学以来,青少年儿童户外活动增加,对Roblox的消费带来了较大限制。

“在过去的三个季度里,随着世界部分地区开始恢复更正常的生活方式,我们的绝对数量仍然继续增长……但与去年同期的某些关键指标翻倍甚至三倍相比,增长率有所下降。”信中写道。

相似的难题出现在影创科技的困境中。根据三言财经报道,爆料员工称公司一开始主要做AR眼镜,号称国内版的HoloLens,但是“缺乏应用场景,也没有完整的配套系统,C端用户不买账,C端市场销量惨淡。”

在清华大学中国科学技术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梁正看来,对于AR/VR而言,目前除了体感游戏并没有大的应用场景,“这个不是说你大规模推广,用户就一定会接受的,而且目前的技术也没有解决它固有的体验问题,比如说眩晕,时间一长就受不了。所以体验上用户不会觉得很舒服。”

梁正认为,在有限的特定场景,如教育、工业检测中,AR/VR的落地是可以实现且正在实现的,但若让消费者为尚未成熟的技术买单还有一定的路要走。“一般的新技术都会经过这个阶段,刚开始很不成熟,讲很多故事,然后到了一定时间就不能够再自圆其说。他会咔嚓一下掉下来,泡沫会破灭。”

那么,元宇宙是否也是一种泡沫、会走向破灭呢?

中国社科院哲学所科技哲学研究室主任、研究员段伟文认为,从某种角度来说,元宇宙并没有成型,因此不好说是否已经破产,“我们看到的好像元宇宙很热,其实在美国,它没有那么热的,像Meta是饱受诟病的,然后像NFT这样的东西,你到谷歌上去搜搜不到多少。它基本上相当于是炒币的一些个人搞了一些宣传,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厉害。”

段伟文认为,元宇宙理论上是数字化未来的一种可能,但目前元宇宙较难像互联网一样成为统一的数字化平台,“因为它的根本性的技术还没有出现”。他以互联网和智能手机举例指出,互联网的成功除了网络的普及外,还有社交媒体、电子商务、搜索引擎三项创新的支撑,智能手机发展到现在“人手一台”也是借了显示材料、移动通信技术和智能应用发展的力:“元宇宙从这个角度来讲还没有达到(普及的阶段)。”

段伟文进一步提到,人们现在所有对元宇宙的设想都是建立在现有的技术和发展趋势上,一旦有了新的趋势,就可以将具体技术重新组合、包装,指向新的方向。“至于哪个方向能够成功,那当然是技术市场和政策的合力最后形成的效应。”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站长在线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ps-zx.com/44106.html

作者: 小蜗牛

广告位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QQ微信841909564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84190956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