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在线 站长资讯 现金流“缺血”的华为,如何过冬?

现金流“缺血”的华为,如何过冬?

——《华为新一轮的“冬天”,到底有多冷?》续篇 上一篇分析华为当前所面临境况的文章华为新一轮的“冬天”,到底有…

——《华为新一轮的“冬天”,到底有多冷?》续篇

上一篇分析华为当前所面临境况的文章华为新一轮的“冬天”,到底有多冷?发表后,收到很多评论,以支持华为、希望华为能尽快摆脱困境的声音居多。

当然也有不同声音的存在,比如就有评论质疑,作为一家销售额高达6千多亿的企业才不过发了240亿的债券,仅以此就看空华为未免太过武断。但正如我在文章中说到的,从1月初到8月初华为进行7次发债的密集程度是前所未有的,这反映出体量庞大的华为当下对于资金输血的渴求程度,也间接表明进入2022年后,华为的现金流压力在进一步增大。

果然,在日前发布的2022年半年度报告中,华为现金流“缺血”的问题在上半年的《现金流量表》中得以集中展现。

(一)“造血”能力不足出现经营性现金流“缺血”

2022年上半年,华为的“经营活动现金流入”总计3508亿,但“经营活动现金流出”却总计4014亿,进项小于出项竟然导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出现了507亿的负值。

现金流“缺血”的华为,如何过冬?插图

经营性现金流反映的是一个企业的“造血”能力,现金流为正值说明企业造血能力旺盛,运行状况良好,现金流为负值则说明企业的造血功能出现了问题,企业陷入“缺血”状态,经营的根基遭遇了风险。经营性现金流在2022年上半年“入不敷出”,这是华为近十年来首次遭遇如此困难的状况。

具体分析华为在2022年上半年出现“缺血”的原因,首先是因为销售收入,尤其是终端业务的销售收入下降太快而导致的“供血不足”

华为上半年的整体销售收入虽然同比仅下滑了6%,但终端业务收入同比下滑却高达25%。相比于运营商业务和企业业务,华为的终端业务虽然毛利率最低,但吸金能力却最强,通过渠道销售或直销模式,华为能够在消费者市场通过终端产品走量,从而实现大规模资金在较短时间内的回笼。

但随着终端业务收入的急剧下滑,华为业务收入中来自运营商业务和企业业务的占比越来越高,而这两个业务通常回款周期较长,要根据到货、施工、验收等项目进度分批次地收款,所以导致资金回笼时间被拉长。从华为的资产运营效率指标看,由于受产品结构变化影响,华为的现金周转天数已经从2019年的77天上升到了2021年的161天。

资金回笼时间拉长,反映在资金流量表上,就是华为在2022年上半年“销售商品和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同比减少了223亿,出现了资金供血不足。

除资金供血不足之外,造成华为2022年上半年“缺血”的另一个原因是资金”失血“过多

销售收入在下降,但华为在2022年上半年“购买商品和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却同比增加了308亿,这或许与华为在2021年刻意调控对外支付有关。2021年全年华为“购买商品和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为4601亿,比2020年的7435亿大幅减少了38%(而同期的销售收入降幅仅有29%),由此确保华为在2021年实现了597亿的经营性现金流,同比增长70%。但欠账终归要还,2021年积压的对外支付推迟到2022年上半年来付,就必然会给2022年的经营性现金流砸出一个血窟窿。

华为2022年上半年对外支付的“失血”,是一次性的,相信随着业务滚动会在一段时期内得到修正;但华为对内支付的“失血”却一直在延续中。2022年上半年,华为“支付给职工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是1156亿,同比增加了32亿,虽然增加的幅度不大,但与销售收入的下降联系起来看问题就比较严重。

截止到2021年底,华为共有19.7万员工,到2022年上半年应该变化不大,以此为基准,华为在2022年上半年为这19.7万名员工支付了1156亿的现金,人均58.7万,这19.7万员工同期为华为创造的销售收入是2987亿人民币,平均人均创收152万;但在2021年上半年,华为为这19.7万名员工支付的现金仅人均57万,却人均为华为创造了161万的销售收入(2020年上半年华为员工人均创收是230万)。

公司的收入规模在缩减,但公司的员工规模没有变化,公司支付给员工和为员工支付的资金却还在增加,如果供应链危机和市场压力的影响导致华为营收持续下滑,那么这19.7万员工对于现金的持续消耗无疑将成为华为经营性现金流的最大失血口。

因此,还是我在《华为新一轮的“冬天”,到底有多冷?》一文中得出的结论,华为要“有质量地活下去”,首先要做的就是尽快裁减员工规模,通过节流“止血”来缓解公司经营性现金流的“缺血”状态。

(二)偿债集中导致“输血”变“失血”

企业自身“造血能力”不足导致经营性现金流“缺血”,为了维持正常的经营,就需要消耗前期资金账务的余额(有“坐吃山空”的风险),或是寻找第三方的资金来源,即通过筹资来实现“外部输血”,借款、发债等就是企业对外筹资的主要手段。

2022年上半年,华为在国内公开市场发债5次,筹集了170亿人民币的资金,再加上对外借款445亿(银行贷款等)和吸收投资211亿(员工认购股份等),通过筹资活动流入的资金总量为826亿人民币。

然而2022年上半年显然是华为对外还款和发债到期的高峰期,共支出360亿人民币用来偿还借款和债券,是2021年上半年的3倍。同时,华为在2022年上半年还拿出了614亿人民币用于支付“分配利润“,由于华为100%由员工持股,所以614亿现金支付给了约13万名持股员工和个人持股0.84%的任正非。再加上偿付利息、租赁负债本金等支出,华为在2022年上半年的筹资活动流出的资金总量为1031亿人民币。

现金流“缺血”的华为,如何过冬?插图1

所以,华为2022年上半年筹资活动使用的现金流量净额,也出现了近205亿的“血窟窿”,本来是用来从外输血的筹资活动,因为到期偿付量的增多出现亏欠,竟然也成了资金血液对外流失的管道。

任正非在最新讲话中谈到,“公司有两大支出,给员工分红,包括工资稳定,这是增强内部的信心和凝聚力;给银行还贷,这是增强社会对我们的信任度”,所以即使会导致筹资活动现金流“失血”,华为也必须要咬牙分红(“分配利润”)和还贷(“偿还借款”“偿还债券”)。

(三)依靠处置资产的投资活动为公司“输血“

经营性现金流的“缺血”和筹资活动现金流的“失血”,导致华为不得不通过处置企业资产的“投资活动”来获取维持公司正常经营的现金流。

2022年上半年华为主要通过“处置投资基金及其他金融资产”和“处置子公司资产”等活动实现了4862亿的“投资活动现金流入”,与去年同期相比增加了422亿的资产处置。同时华为也进一步收缩了对外投资,将“投资活动现金流出”规模压减到3517亿,与去年同期相比减少了953亿。

加大资产处置力度与缩减对外投资规模并举,使得华为2022年上半年的“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高达1345亿(2021年同期为-29.9亿),成为华为三大资金流量里的唯一正向来源。

现金流“缺血”的华为,如何过冬?插图2

也就是说在2022年上半年,华为其实已经落入了依靠处置资产的投资活动来获取正向现金流的境地,而且投资活动的现金流入(4862亿)大于经营活动的现金流入(3508亿),这显然是不可持续,也是不健康的

加大资产处置力度并缩减对外投资规模,反映到资产负债表里,是华为的“交易性金融资产”从1964亿骤降到953亿,直接影响华为2022年上半年的流动资产与去年同期相比减少了446亿。

投资活动,可能盈利也有可能亏损,所以仅靠投资获取现金流也存在着很大的不确定性。从华为2022年上半年的利润表中可以看到,“以摊余成本计量的金融资产终止确认收益”为-4.9亿,“资产处置收益”仅为3200万人民币。

对于经营活动正常的企业而言,投资活动现金流主要是企业利用结余资金对外投资以储备未来;但华为却由于主营业务无法创造足够的现金流,而不得不通过处置资产在“投资活动”中获取正向现金流,其实是以透支未来解决当下困境。

(四)“生存基点要调整到以现金流和真实利润为中心”

进入2022年,华为确实迎来了最艰难的时期,任正非在最新的内部讲话中强调“财务要做好现金流的规划,危难时期主要是造血”。

从华为2022年上半年的资金流量表来看,财务部门出色的完成了任正非交代的任务:在上半年的经营性现金流和筹资活动现金流都出现负值的“失血”情况下,依靠处置资产的投资活动现金流“造血”,华为得以带着1940亿的资金期末余额进入下半年的经营。

现金流“缺血”的华为,如何过冬?插图3

虽然1940的期末余额比期初的1284亿有所增加,但华为截止到2022年6月底的流动负债为3809亿,其现金流量比率(即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与流动负债之比)已经由正转负,如果下半年的经营性现金流“缺血”状态仍然不能得到大幅度改善的话,华为将只能继续依靠变卖资产来偿还到期债务。

但是,由于华为在2022年上半年处置资产导致资产总额下降,其资产负债率(总负债与总资产之比)已经由去年同期的57.8%上升到了59.8%,资产负债率的上升也会对华为借款和发债的筹资能力产生不利影响。

华为要有质量地活下来,还是必须要通过主营业务来创造足够的现金流,所以任正非在最新的内部讲话中强调华为的“生存基点要调整到以现金流和真实利润为中心”,除了收缩或关闭盲目投资的业务之外,“在今年和明年的考核中要提升现金流和利润的权重,宁可销售收入下滑一些,但利润和现金流要增长”。

现金流是企业生存和发展的血液,只有“血液”充足并且流动顺畅,企业才能健康地运转;如果经营性现金流持续“缺血”,企业甚至有触发“缺血性休克”的风险。

所以任正非要“让寒气传递到每个人”,“鼓励大家上战场抢粮食”,“如果挣不到粮食,我们要敢于不发奖金”:在销售收入和由此带来的现金预期下滑的情况下,要维持经营性现金流为正向流入,或许大幅度节流减员,减少“支付给职工的现金”才是最有效的止血方式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站长在线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ps-zx.com/44381.html

作者: 小蜗牛

广告位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84190956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