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在线 互联网 总裁套现近亿元、深陷停产风波,理想的日子不“理想”

总裁套现近亿元、深陷停产风波,理想的日子不“理想”

“一家车企想要走得更远,产品需要不断迭代升级,但理想不应采用这种欺骗的方式,这种做法就是为了商业利益不择手段。…

“一家车企想要走得更远,产品需要不断迭代升级,但理想不应采用这种欺骗的方式,这种做法就是为了商业利益不择手段。”在理想ONE降价促销和停产消息过去半月后,一位林姓车主依然愤愤不平。

作为理想的首款车型,理想ONE自2019年12月交付以来,累计销售约20万;在最近的七月和八月,理想ONE合计卖出14993辆。来自浙江的一位车主表示,突然停产让她担心起后续的功能升级、配件维修、二手车置换等问题。

这位车主表示,此前她去理想交付中心交涉此事,但对方没有给出解决方案,只是做了登记。而多位有相同遭遇的用户,依旧未得到理想满意的答复。理想客服答复称等待处理、尽快解决,或是愿意补偿3000元油卡。

理想方面此前对搜狐科技表示,公司针对此事已成立专门团队解决用户的问题。但理想除了在9月3日发布有关售后保障和升级服务的说明外,目前未再作出进一步回应。

9月15日,理想汽车法务部开通官微,并在次日发布首条动态,针对供应商员工造谣启动司法程序,随后又针对浙江理想汽车有限公司注销一事,对恶意解读的部分媒体采取法律手段进行维权。

多事之秋,理想总裁沈亚楠还发起对所持理想股份的减持,其自9月以来先后两次合计抛售100万股,套现1316万美元(约合人民币9113万元)。沈亚楠并非是今年唯一大笔减持股份的理想汽车高层。作为理想的非执行董事和投资人,美团联合创始人王兴在今年3月底减持理想超118万股,套现近1.8亿元,持股比例降至22.82%。

最新交易日,理想港股跌破100港元,相较去年8月上市发行价跌超30%,市值约2066亿港元。用户投诉、股东抛售、股价走低,加上新车事故频发……理想最近的日子不太“理想”。

销量神话破灭,理想为何要“硬着陆”?

对于理想ONE车主遭遇的情形,理想销售人员似乎也达成了安抚车主的统一口径:不同时期的零售政策会有不同,公司会根据不同时期的市场情况,对销售政策进行调整,这个属于正常的商业行为,并希望车主理解。

总裁套现近亿元、深陷停产风波,理想的日子不“理想”插图

但理想所称的“正常商业行为”显然难以让车主,尤其是刚购买理想ONE的新车主们接受,而理想自身的企业形象也因此受到影响。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游云庭表示,虽然从法律上追究理想汽车的责任比较难,但这件事会损害理想汽车自己的市场口碑,影响其他消费者的购买选择,这就是对理想的“惩罚”。

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对搜狐科技表示,理想要在市场上获得消费者的长期认同,可能需要在价格保护层面有所作为,比如说在降价之前提前做好足够的沟通或者提前释放降价的信息,让消费者有足够的预期。

前述浙江车主也认为,理想坏了自己的口碑,得罪了所有新老用户。“买ONE的大部分是老用户推荐,买L9的很多也是ONE的老车主,如此操作,试问以后谁还敢推荐理想汽车?”该车主表示。

理想ONE是理想推出的首款车型,售价32.8万元,2019年10月正式上市,当年12月正式交付。在过去几年里,因增程式路线和单一车型,理想面临不少质疑,但从销量来看,其该车型多次登上造车新势力月度销冠,理想也由此登上单品爆款的神坛。

如今,“神话”灰飞烟灭。先是四月,受疫情影响下的供应链因素,理想该月交付4167辆,创下过去14个月新低;8月则受理想第二款车L9挤压,理想ONE仅交付4571辆,同比下降近52%,环比下降56%,是造车新势力中唯一一家同比和环比均出现下降的厂商。

这一趋势还将持续。搜狐科技据理想预测数据测算,今年9月理想ONE的交付量仅有2000-4000辆左右,甚至有可能更低。目前,有更多消费者持币观望,等待着理想ONE的平替产品L8,这款产品预计11月上市。

在产品更新换代关键之际,理想直接降价并停产的“硬着陆”做法惹了众怒。有理想老车主表示,理想应考虑更加柔和的方式来进行升级换代,蔚来等不少车企则做得相对较好,但不同企业经营策略和创始人风格不同,对短期和长期的考虑也不同。江瀚则认为,理想此次引发车主不满,实际上也是自身在进行市场布局时,一定程度上考虑不够周全所致。

至于为何理想要直接停产理想ONE?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在接受搜狐科技采访时表示,理想选择停产理想ONE,推出理想L8进行换代,主要是产品序列的布局调整,产品序列需要有序布局,形成类似特斯拉S3X的合理布局。

他还提到,由于理想汽车采取的是直营模式,价格机制相对比较僵化,没有对市场供需变化及时做出调整,最终造成了消费者的集中“抱怨情绪”,车企在产品序列更新与维护老车主们的感情之间应努力做到平衡。

随着理想ONE的停产,理想L9和L8的先后发布也意味着理想终结了单品爆款策略,开始走向主流的多品路线。崔东树认为,相对其他车企产品,理想汽车的差异化体现在大空间和高性价比的SUV产品,放弃单品策略是必然选择。

这背后也是越发内卷的市场竞争压力。今年蔚来向下拓展推出ES7,小鹏向上突围推出G9,均剑指理想ONE所在的中大型SUV市场,但理想ONE相比之下在智能化方面有所不足,缺乏足够的竞争优势。在对手攻入腹地之下,理想ONE被抛弃或许已经注定。

李想曾喊话“等L8的消费者现阶段别买理想ONE”

理想CEO李想曾表示,要学习苹果打造爆品。理想ONE之后,理想也亟需找到新爆款,这会是L9,还是L8?从定位来看,理想L9售价高达45.98万元,市场预测理想L8将在35-40万元左右。但L9此前发生多起事故引发用户忧虑,L8还未有更多信息披露,未来能否超越理想ONE仍需观察。

随着多款车型的推出,这也将对理想产能提出更高要求。目前,理想在产的江苏常州工厂年规划产能为10万辆,而理想ONE去年销量超过9万辆。随着新车型的推出,产能无疑更加紧张,而这也被外界认为是理想迫不及待停产理想ONE的原因之一。

实际上,今年8月15日,李想就曾喊话,等L8的消费者现阶段别买理想ONE,需要先把L9的交付和爬产完成,两款第一个完整月就可以交付过万的全新车型同时爬产的难度太大。他的一句“臣妾做不到呀”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理想新车型推出后产能的紧张。

总裁套现近亿元、深陷停产风波,理想的日子不“理想”插图1

不过,目前常州工厂在进行二期产能扩建,扩建后该工厂年产能将升至20万辆;北京工厂也在建设,预计明年投产,年规划产能为10万辆。此外,理想今年初还出资4.3亿元在重庆拿地,或是建设第三工厂,但预计在2024年之后才能正式投产。

崔东树认为,对理想来说,未来发展规模依然最为重要,盈利不是短期目标。规模也确实是理想的追求,李想曾放下豪言,理想到2025年要拿到中国智能电动汽车20%以上的市场份额。按2025年800万辆电动车规模测算,届时理想年交付量至少达到160万辆。这看起来似乎是一个难以完成的目标,当然也要看蔚来、小鹏、比亚迪、特斯拉等对手是否答应。

这一目标需要完整的产品布局和有竞争力的产品,完善的供应链和足够高的技术壁垒。此前有报道称,理想明年将有四款新车上市,届时将形成横跨20-50万元价位的市场覆盖。

这也意味着理想还需投入更多资源。此前,理想依靠单品放量稀释成本的优势,被视为有望在造车新势力中率先实现年度盈利。现在来看,这一期许或许还需更长时间的等待,尤其是纯电版本车型推出后,充电服务建设成本对理想来说也是需要面临的挑战。

目前,理想并未如蔚来一样设定盈利时间表,仍在加码研发,其在今年二季度研发费用达到15亿元,同比暴增134%,为有史以来最高,但期内净亏损也达6.41亿元,创下美股上市后季度亏损新高。

李想此前表示,自2020年上市以后,理想有更多的钱投入研发,包括技术和供应链的能力。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底,理想拥有现金、短期存款等超过536亿元,这也将为其后续拓展布局提供支持。

但从当下来看,产品更新换代引发的用户投诉风波还在继续,过得不太“理想”的理想需要一个翻身的机会。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站长在线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ps-zx.com/45510.html

作者: 小蜗牛

广告位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84190956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