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在线 互联网 降薪跳槽的打工人:钱少了,快乐回来了

降薪跳槽的打工人:钱少了,快乐回来了

接近年底,在当下的职场环境中,跳槽不一定是个可以任性做出的决定。而降薪跳槽,需要更大的勇气。 成年人需要衡量利…

接近年底,在当下的职场环境中,跳槽不一定是个可以任性做出的决定。而降薪跳槽,需要更大的勇气。
成年人需要衡量利弊,需要在晋升空间、岗位职责、涨薪频次等众多因素之间纠结。降薪,表面上看是一个不得已而为之的选择。跳槽就是想搏一搏涨薪,如果不是走投无路,谁会愿意接受降薪跳槽呢?
事实是,真的有人选择狠下心,宁可降薪,也要离开原来的工作环境。
一位离开某头部大厂的员工曾在社交平台分享,“自从降薪入职了新公司,就有一种凡事尽职即可的感觉,根本不愿意承担更重的活。”他入职的是一家国企,以他的感受来说,“卷一下都觉得亏。”此前也有数据显示,超一半受调程序员愿意降薪跳槽,原因大多是希望用相对低的薪资,换一个平静健康的心态。
深燃也找到了五位主动从互联网公司离开,降薪进入新环境的职场人。梳理他们的故事,我们几乎可以发现同样的逻辑。在行业内吃过苦,也吃过亏,有过奋进不休的日日夜夜,也在一次次挫败和内耗中迷失自我。离开不是一个突然的决定,在他们看来这是一个当断则断的举动,也是换一种生活方式的尝试。
降薪跳槽的变动也是巨大的,薪资降幅少说10%,大到50%,生活质量在发生微妙的变化。但离开以前的公司,他们的选择变多了,有的转行去了券商、直播带货、制造业,有的即便还在做老本行,也不用像以前那样没日没夜的加班。而多出来的时间,要么调整自己,要么陪伴家庭。
有人告诉深燃,以前那份工作多出来的薪资,大概是用来买走自己的快乐。降薪了,快乐回来了,但他们也想说,为了降薪而降薪不一定会给生活带来多大改善,想清楚自己要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每月到手薪资减少30%,生物钟改变后元气十足
顾弘 | 33岁 广东 程序员-券商
我从事技术方面的工作,今年从待了五年多的大厂跳槽进了一家券商。因为孩子今年已经4岁了,正是需要陪伴的时候,而自己在大厂日常工作很忙没有时间,加上也没有成为管理层,便想着转行了。恰巧有朋友介绍我去一家券商,于是在8月的时候,我成功入职,从互联网转行到了金融领域。
有转行的想法时,我就已经做好了薪资可能会有所下滑的心理准备,我觉得只要能覆盖房贷及日常生活开支就好。幸运的是,当时这家券商正着急招人,入职时HR表示能够给到和我之前基本持平的总包。
只不过,这家公司薪资的构成和大厂不太一样。这家公司是年终奖占据的比例更高一些,每个月到手的金额会相对少一些,大概比之前会少30%。这就意味着一定的风险,现在券商的日子也不好过,到时候是否能够给到预期的年终奖,还是个未知数。
其实跳槽时我手里还有另一家互联网公司的offer,给到的薪资比在大厂时还要高,但我内心的天平已经倾向于跳出互联网,换一个工作环境,所以最后还是选择接受了券商的offer。
转行之后,这几个月,我也感受到了一些互联网行业和券商的不同。 比如,大厂会比较推崇扁平化管理,组织结构上也会更加多样化,甚至会遇到比自己年龄还小的领导。但在券商,层级感会稍微强一些,沟通方式上需要发生一些转变。
大厂会有稳定的调薪和晋升,但现在,涨薪和晋升的速度都没那么快,人员流动的速度也相对比较慢。
以前一个项目周期短则两三个月,长则半年,但在这里可能需要一两年、两三年,工作节奏相较在大厂时会慢一些。不过因为刚到一个新环境,要忙着熟悉技术和新业务的融合,我的工作压力也没有减小。
让我感触最深的变化是,我的生物钟调了过来。在大厂的时候,主要工作往往集中在下午和晚上完成,我都是凌晨1点才睡,早上9点起,完全错开了能够陪伴孩子的时间。
现在,部门一般到晚上7点就都下班了,我的生物钟已经调成了晚上11点睡,早上7点起。早起2个小时,会感觉整个一天都是元气十足。而且下班早了,晚上可以有时间陪孩子,能够一起读读绘本、玩一玩,而不是只做周末父亲。
总的来说,换了环境,就像改变了一种生活方式,以前很多不敢想的事情,现在都有时间和精力去做了。
现如今,很多人离开互联网行业,我认为是这个行业本身在变化,以前大家挤破脑袋想进来,是因为这个行业里面机会多,薪资也高一些,但这两年行情变了,没有颠覆性技术的出现,也没有业务模式的创新,公司们都在存量市场抢蛋糕,出现人员的流失也是必然的。
卷累了想多陪孩子,跳槽后中午能回家做午餐
张枫 | 35岁 北京 产品经理-国企
我来到现在这份工作,降薪了一半。之前在大厂,一年薪资能有五六十万,到了这家公司,一年薪资二三十万。
之所以降薪跳槽,有两点原因。一个是我过了三十岁后,尤其有了家庭和孩子,想把家庭和孩子放在第一位,已经没有那么多时间和精力去承受高强度工作了。
一个是我做产品经理七八年了,做久了以后,就一直在想产品经理该何去何从。这个行业新人一茬茬进,从技术行业变成劳动密集型行业,新人好用又便宜,跟他们去竞争,就像是以卵击石。
上份工作公司内耗得特别厉害,越来越觉得在工作上的时间投入,不能转化为对自己有用的东西,每天过得很浪费,于是我决定离职,到现在这家国企上班。
让我没想到的是,我才离开三个月,上份工作所在的项目组,就被裁撤了,现在看来,我的决定是对的。最近,我还介绍了一位大厂高层过来工作,薪酬从七十万降到了二三十万。
降薪跳槽后,生活水平倒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只是以前一年就能存下来的钱,现在需要三年时间了。上周我和朋友去试驾一辆新能源汽车,去之前防止自己冲动消费,把手里的钱都转给媳妇了,如果放在以前,可能就真的会买。
现在这份工作,基本没有涨薪的空间,平平稳稳,人生几乎没什么跃迁的机会了。但我有了很多时间生活,中午还能回家给孩子做饭,实在完美。
其实互联网行业的收入,按照时效比来算,还是很高的,如果行情没有变化,我还是20多岁的小伙,一定还是会选互联网行业。
我的建议是,不管是不是降薪跳槽,一定要调研清楚情况,不能把招聘网站上的岗位数量,当作市场热度来参考。选择工作时,多想想自己的生活和自己喜欢的事情,工作是实现自己的工具,不要本末倒置。职场残酷的事实就是,如果你安于现状,拼命工作,公司是不可能给你涨薪的。
转行后降薪一半,但新尝试让我干劲儿十足
詹怡 | 27岁 义乌 程序员-带货主播
我去年在上海一家大厂做程序员,当时年薪大概二十多万,接近年底时跳槽进了杭州一家互联网独角兽公司,但做了没多久就主动辞职了。
离职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我不想再继续在互联网行业写代码了。在过去几年技术方向的工作经历中,我常常觉得写代码很痛苦,每天上班都十分煎熬,所处的工作环境也都是以男生为主,同事之间很少有交流,自己的沟通能力都在退化,再加上程序员面临着35岁的年龄门槛,我对以后的职业生涯感到非常的迷茫。
当我在新闻中看到很多人面向海外做直播带货,通过跨境电商成功赚钱之后,我便觉得,这可能是自己的一个机会。我没有房贷、车贷的压力,也没有家庭的负担,还是想多尝试点东西,于是便毅然决然地裸辞了。
现在想起来,当时还是有一些冲动的。自己只是模糊看到了一个方向,便以为裸辞之后全身心投入就一定能够成功。但真正辞职之后,没有任何经验一个人从零开始实践,别人踩过的坑,自己也会全踩一遍。
这中间,为了能够面向海外直播带货时更加自然,我先从国内开始试水,但发现别的主播能够轻松做到的东西,自己做起来完全不是那回事儿,开的电商小店也几乎没有产生收入。
家人和朋友也不太理解我的选择,感觉我好不容易读完大学,找到一份薪资还可以的工作,生活渐渐稳定下来,结果却自己放弃了。
灰心丧气之时,我也想过要回归老本行,继续找家公司做程序员。但是,去面试的时候,当时一位面试官就是公司的CTO,跟他交流的感觉是,可能因为他长期从事技术工作,语言表达比较迟钝,而且他做技术就是为了有一份能够养家,能够维持体面生活的工作,没有任何对生活的热情。
我很难接受这样的生活状态,所以在这次面试完之后,我便下定决心,坚决不要再回到互联网行业做程序员。但自己摸索了大半年也没什么进展后,我醒悟过来,自己可能需要进入一个专业的团队学习并且积累经验。
于是,上个月我从杭州来到了义乌,想着这边有一定的供应链优势,而且生活成本也更低一些。最近,我入职了这边一家做跨境电商的公司,经过几天的培训后正式上播,成了一名跨境电商带货主播。
尽管现如今的薪资和去年相比降了一半还多,甚至还不如我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但经过接近一年的试错和探索,在转行之后,事业终于走上了正轨。
我目前在英语口语、对于产品的理解能力、直播话术这些方面都还需要很大的提升。但因为是自己感兴趣的事情,而且每天都在学习和进步,会觉得时间过得很快,每天的日子都很有奔头,和一年前的度日如年,每天都很迷茫和煎熬完全不一样。
对于想要离开互联网转行的人而言,我建议最好在做好前期的调研之后再跳出来,否则在转行的阵痛期可能会比较痛苦。不过,我并不后悔跳出来,如果当时坚持下去,可能只会更加难受。
逃离高薪大公司,到传统行业调整和充实自己
姜姜 | 29岁 杭州 互联网-制造行业
我之前是互联网大厂的大区法律总监,薪资总包几十万还有股权。由于我是律所内推,虽然有基本的专业知识,但资历尚浅,没有能力去给重要决策做出初步合规方向,这导致当时公司的一位大股东对我意见很大。
再加上这家公司同事的一些无意识的行为,让神经极度紧绷的我觉得女性身份在那边是微妙且突兀的存在。当时每天都觉得很累,战战兢兢像甄嬛传里刚入宫的安陵容,好几次和律所的老师、师兄们碰工作会议能直接崩溃大哭。
决定并离开这家公司后,突然觉得生活里的所有事情都和我无关,无论什么事都提不起劲,为此还去做了心理咨询。
随后我去了一家小型电商公司,税后总包10万。和之前相比,大幅降薪,但我想着够花就行,而且公司小,业务单一,没有列席大小会议和各种应酬工作量也随之变少。但实际上,公司员工过于年轻加之人员流动性大,导致很多人只是单纯躺在风口混,甚至并不知道自己的业务模式和逻辑。在职的一年半时间,我一直在不停内耗,时常和朋友确认我的沟通用词、语音语调甚至表情是否过于严厉,法律用语是否艰涩难懂、是否过于脱离业务不切实际。
直到去年年底,这家电商公司因为积累的弊病也进入部门间扯皮甩锅的阶段,我实在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为了这点工资去勾心斗角,最终选择离开。
后来我入职了一家传统制造业的工厂,是因为离家近还管饭,薪资依旧是总包10万。
我每天会有至少10-20分钟左右的加班,或者在家处理OA里的审批流程,厂里人事单独找我谈了几次,让我凑满半小时拿加班工资或者吃了晚饭再回家。这边环境比较轻松,人际关系上戾气很小,每次工作交流都能感受到对新同事满满的照顾。
回过头去看,我意识到自己在互联网大厂工作时有能力不足、德不配位的问题。目前薪资降了,职级没了,行业换了,什么都要重新开始。不过我已经脱离“我知道我有空心病,但我就是没办法”的内耗,心理健康状态良好。我计划未来五年提升学历,多多学习充实自己,准备靠实力回高层岗位任职。
加班少了心情好了,但降薪跳槽不适合所有人
顺顺 | 26岁 北京 乙方短视频公司-娱乐公司
我2019年毕业之后,就一直在北京做短视频编导的工作。上一份工作是我的第三份工作,也工作了一年多。今年5月,我选择裸辞。
这个决定并不突然,我前两份工作都是在MCN,一个是行业头部公司,一个是带了一段时间网红。我的强项其实是网感,是对于短视频平台热点的捕捉,关注内容本身。而上一份工作算是一家广告公司,我们服务的是企业用户,一切要按甲方的吩咐行事,他们要五彩斑斓的黑,你就要给他加班做出来。
那份工作慢慢让我离短视频创作的方向越来越远。在乙方公司,创意和灵感都是不值钱的,只要不符合对方的需求,就会被无情地打回来。而创意和灵感本应该是短视频行业最稀缺、最珍贵的东西。我发现这一点的时候,就已经萌生的离职的想法,几乎也是同一时间,我也感受到这家公司对于员工的压榨。
有一段时间,我能半夜12点前下班都很满足了。凌晨因为临时的需求穿上衣服打车回到公司也是常事,也有本都安排好的周末被强硬的加班要求而打乱。考勤、奖惩等等也存在很多不合理的地方,公司还会让我们负责职责之外的工作,这样就可以少招点人。那段时间我的状态非常差,每天担心甲方是不是不喜欢我的视频,领导会不会突然让我改东西。现在回想起来,那份工作就是我谋生的手段而已,没有给我带来什么价值。
今年5月,北京一些地方因为疫情居家办公,我们的工作需要外拍,居家就意味着工作量减少。有的人可能会选择在还能赚基本工资的情况下继续做下去,但我毅然选择离职。我也知道,这个环境下找工作也难,其他公司效益一般的话,我也拿不到太高的薪水。
裸辞之后,我休息了三个月。这个也是我留给自己gap的时间,没有找工作,就是调整作息,调整心态,健康饮食。后来还回老家一趟,就是想和自己过往的那些压力做个了结。
那段时间虽然没出去面试,但我也默默调研了一下市场。现在各行各业的薪水几乎都没法做到太大涨幅,我当时就做好了心理准备,等我休息完回到职场,我可能不会拿到太高的工资了。我以前那份工作税后一万二左右,但需要特别累才能拿到这个薪水。我当时想,如果下一份工作我可以没那么累,降薪也无妨。
现在这份工作降薪了15%左右。这是一家比较不错的娱乐公司,我从来北京以后就非常憧憬,这次正好有机会,我就想即便降薪我也要进来。到现在工作了一个多月,我还是觉得我做了一个非常正确的决定。我回归到短视频内容本身的打磨上来,又找回了刚从业时的热情。以前,反馈只能从甲方那里获得,主观、偏狭,现在我自己可以判断我的作品如何,数据也能给我提供参考。
情绪上的稳定,也是我降薪之后得到的珍宝。不再熬夜通宵,身体变好,周末也能正常休息,朋友也说我下意识的叹气变少了。但我不鼓励所有人都选择降薪跳槽,说句现实的,挣多少钱干多少事,如果为了降薪而降薪,还是卷进同样超负荷的工作里,那就没什么意义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站长在线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ps-zx.com/46104.html

作者: 小蜗牛

广告位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QQ微信841909564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84190956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