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在线 互联网 2022,这些大佬“翻车”了?

2022,这些大佬“翻车”了?

2022,是一个值得纪念的年份。 这一年,全球经济震荡,令不少企业刻骨铭心,随之而来的是商业大佬的你方唱罢我登…

2022,是一个值得纪念的年份。

这一年,全球经济震荡,令不少企业刻骨铭心,随之而来的是商业大佬的你方唱罢我登场:有的人实力与野望不匹配,不得不黯然神伤;有的人押上半条命,却付诸东流;有的人桀骜不驯,引发众议;有的人台前光鲜,台后辛酸;有的人厚积薄发,终逆天改命……

回眸一看,大佬与大佬的悲欢并不相通。

黄光裕“焦头”,李一男“烂额”

2022年,正逢国美拥抱电商满二十年。

二十年前,中国的电商处于萌芽之中,行业的春天正在悄然接近,黄光裕敏锐地嗅到电商的机遇,“国美的线下一定要和线上结合”。

商场如战场,唯快不破。

下定决心的黄光裕于2002年10月成立了电子商务部,次年1月试运营国美网上商城,拉开了国美“电商梦”的序幕。

万万没想到,黄光裕起个大早赶了个晚集。

由于线下与线上的利益掣肘、线上的阋墙之争以及战略举棋不定等多重因素的叠加,哪怕黄光裕在电商领域不断变换打法,也一直不见起色。

于是,国美从领跑,到并跑,再到跟跑,终沦为陪跑。

而出狱之后,黄光裕再度押注电商,不断加码“真快乐”APP,渴望借此令国美恢复原有市场地位。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真快乐”效仿淘宝推出直播功能,效仿京东推出九九会员功能,效仿拼多多推出游戏、拼团抢购功能,终究不过是一个“缝合怪”,成为压垮黄光裕的最后一根稻草。

据国美的最新财报显示,2022年上半年营业收入为121.09亿元,同比下滑53.46%;亏损为29.66亿元,去年同期为亏损19.74亿,亏损力度又进一步扩大50.3%;现金流为5535万元,去年同期为6.487亿元。
资金链承压,肉眼可见。

于是乎,国美站到了悬崖边上,黄光裕来到了命运的十字路口。

 

请输入图说

国美的股价惨不忍睹

与黄光裕一样梦碎的,还有李一男。

李一男,昔日的华为“太子”,离职之后创办了小牛电动,成功开辟了高端两轮电动车这个细分赛道。

小牛电动上路之后,李一男却有了造车的心思。

然而,李一男把造车想简单了,从发布“自游家”品牌到新车上市,再到无法交付,也不过短短一年多时间。

更为糟糕的是,李一男无心顾暇的小牛电动陷入增长困境中。

小牛电动注重下沉市场却并未打开局面,拼智能化有点力不从心,从而走上了下坡路,遭两轮电动新旧势力围猎。

2022年第三季度,小牛电动的营业收入为11.53亿元,同比下降6.0%;净利润为290万元,去年同期则为9170万元;反映到资本市场,小牛电动的市值缩水超90%。

如今,李一男落了个两头空。

马斯克“惹骚”,曾毓群“怯魅”

作为全球“网红”,马斯克一直是互联网的焦点,2022年也未例外。

一方面,币圈塌方,令马斯克惹上是非。

2020年,币圈一派火热朝天的景象,谁都没有想到马斯克也抵挡不住诱惑,入手了比特币、力捧狗狗币,一跃成为币圈大佬。

这之后,比特币、狗狗币等虚拟货币的走势尽在马斯克一言一行的笼罩之下,而无数炒家则活在被其支配的恐惧阴影中,“我只要动动嘴,可能就会改变市场”。

更为讽刺的是,马斯克对其中的风险心知肚明,“是的,这是一场‘骗局’”。

换而言之,马斯克揣着明白装糊涂。

却不想,市场风云突变,暴跌成为币圈的关键词。

譬如,比特币2022年最高触及48000美元/枚,截至12月12日为16934.65美元/枚,跌幅高达64.72%。

于是乎,一片哀鸿遍野,人们将怒火发泄到马斯克身上。

据多家媒体报道,2022年6月16日,一位狗狗币的投资者将马斯克告上法庭,理由是马斯克及其公司在明知狗狗币没有价值的情况下,自2019年以来仍然不断宣传和支持加密货币,给投资者造成了约860亿美元的损失,要求支付2580亿美元的双倍赔偿金。

一旦败诉,马斯克或将倾家荡产。

另外一方面,收购推特,将马斯克推上浪尖。

马斯克接管Twitter之后,争议就从未断过:对内,裁员一波接一波,看衰之声沸反盈天;对外,渴望对标微博、微信,调侃之声络绎不绝。

因此,外界猜测Twitter是不是要凉了。

这并非空穴来风,通用汽车已暂停在推特上投放广告,大众汽车、福特汽车等也表示将要重新评估。

据Insider Intelligence的数据显示,预计2023年推特全球月活跃用户数量将下降近4%,2024年将下降5%,总计超过3200万人。

与马斯克一样水逆的,还有宁德时代的曾毓群。

之前,宁德时代在资本市场,可用如鱼得水来形容,迈入2022年之后却狼狈不堪。

截至12月12日,宁德时代的年度跌幅为29.53%,同期上证指数、深证成指、创业板指与科创50的年度跌幅分别为12.66%、23.28%、27.72%与28.15%。

 

请输入图说

看好宁德时代的声音在减弱

之所以如此,与其“鬼故事”丛生有莫大的关系。

主机厂要掌握价值链的利润流向,不会长期容忍受制于人;赛道玩家愈发内卷,市场从红海走向“血海”;上游原材料涨价,下游承压日益严重……

如此一来,曾毓群也跌落神坛。

此背景下,曾毓群于8月1日起兼任董事长与总经理,决定再加一把劲,渴望夺取更大的行业话语权,重返巅峰。

对此,曾毓群表示:“其他玩家依靠价格抢市场,但宁德时代的成本一定是最低的、供应可靠性是最高的。”

王传福“隐忍”,风评反转

2022年,有失意的,自然也有得意的,王传福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

起于草根的王传福,按理该是一个励志人物,但事实恰恰相反,多年以来其口碑并不佳,这与富士康的郭台铭投不了干系。

“几年前,王传福来找我,希望鸿海帮他做电池壳,我还带他参观富士康的工厂,结果他看到我们赚钱,就挖走我400多个干部,偷走上万份文件。”郭台铭曾如是说。

为了争夺手机代工份额,王传福与郭台铭2006年反目成仇。

尽管事情最终得到妥善解决,但王传福的形象却一落千丈,被贴上“Low”的标签,久久无法撕下。

事实上,王传福对“从模仿走向创新”的打法毫不掩饰,面对外界的长期质疑,也选择隐忍不发埋头做事。

创始人的特质,也决定着企业的气质。

曾几何时,比亚迪处于汽车鄙视链的底端,风评一直不高,外界对比亚迪车主的嘲讽络绎不绝,甚至不乏恶意中伤。

 

请输入图说

王传福

却不承想,2022年堪称混动的“元年”,抢占先机的比亚迪成为混动起势的最大赢家,再叠加刀片电池的助攻,一跃成为与特斯拉比肩的头部玩家。

厚积薄发之下,王传福的风评也反转了。

非但成为新能源汽车的标志人物,更是成为各地的座上宾,皆因比亚迪大兴土木,规划的产能规模高达600万辆。

不过,王传福也不能高枕无忧。

其他玩家也在加码混动、智能化相对不足、冲击高端待检验、产能是否能转化为产量、盈利能力是否持续改善……

从这个角度来看,王传福未来之路仍有荆棘,不要重蹈B站的覆辙。

总而言之,2022年黄光裕为生计发愁,李一男不得不狠下心来及时止血,马斯克依然我行我素令外界猜不透,曾毓群大权独揽却声势不再,唯有王传福熬出了头。

那么,2023年,大佬们又该何去何从呢?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站长在线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ps-zx.com/46399.html

作者: 小蜗牛

广告位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QQ微信841909564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84190956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