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在线 互联网 马化腾放狠话,任宇昕很尴尬

马化腾放狠话,任宇昕很尴尬

谁在为腾讯争抢短视频赛道的船票? 930变革之后,答案应该是任宇昕领导的PCG事业群,看点快报、腾讯看点、微视…

谁在为腾讯争抢短视频赛道的船票?

930变革之后,答案应该是任宇昕领导的PCG事业群,看点快报、腾讯看点、微视……这些产品,怎么看都是冲着字节跳动的产品线,安排的布局。

而在马化腾近日在员工会上放的狠话来看,唯一的胜负手,是张小龙领导的WXG,他将视频号形容为全公司的希望。

从挖人趋势也不难看出变化,早几年,腾讯经常挖字节员工的事业部是PCG,去年开始喜欢挖字节高管的部门变成了WXG。

为腾讯抢下短视频的入场券的压力,给到张小龙。

PCG成立之初,就是想成为“别人”,走对方的路,让对方无路可走。4年过去了,发现对方的“花路”不适合自己,腾讯又要做自己了。

不过,这两年任宇昕也没闲着,一轮轮裁撤之后,PCG业务架构倒退5到10年。

01

最近,企业家流行“是兄弟,砍一刀”,前有刘强东在管理层会议上表达不满,给管理层降薪。日前,鲜少疾言厉色的马化腾,也在腾讯线上召开的内部员工大会上,说了很多重话。

根据界面新闻的报道,马化腾犀利点评很多事业部的业务布局:

对于PCG(平台与内容事业群)部分业务的改革,称有些业务活都活不下去,高管周末还能休闲的打球。又给某些业务划定了生死线,比如登上微博热搜的腾讯新闻如果不能自负盈亏,那留下的时间不多了。
对于CSIG(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的发展方向,给了建议,放弃对规模和市场排名的执念,把精力放在提高利润上面。CSIG要放弃集成商角色,转而做自研产品被集成的战略。
对于IEG(互动娱乐事业群),马化腾认为,从长期看,国内游戏市场的版号肯定是紧缩状态,不会像过去那么容易(拿版号)。“所以(腾讯游戏)一定要聚焦精品,不要浪费任何一个版号的机会。”
对于WXG(微信事业群),则称最亮眼的业务是视频号,基本上是全公司的希望。

马化腾的讲话,简略概括为:资源有限、抓紧变现。他说自己已经不相信买量的故事,腾讯以后的任何业务,包括IEG的业务,都不要跟他提买量的事情,没有意义。而且容易滋生腐败。“团队天天想着在里面能捞多少钱,然后才顺带帮公司做点业务,没有意义。”

腾讯的很多业务,未来不能再走量,也不用讲业务前景、行业机会,而是要切切实实找到腾讯的下一个增长点,像微信一样,可以支持未来十年发展的“船票”。

马化腾在员工大会上,提到了总办高管汤道生、任宇昕,但很显然任宇昕会更尴尬一些。

同样是2018年,腾讯“930改革”之后成立的部门,马化腾点评汤道生主管的CSIG,说的是别想着市场位次,要想着赚钱。潜台词,在行业里还是有些声量的。

对于PCG却是——很多业务该砍就砍掉,不要留恋。特别是非核心业务,与公司付出的管理成本和精力相比,非核心业务铺得太多并不划算。大有弃若敝履之感。

02

腾讯的PCG事业群,是2018年在OMG(网络媒体事业群),MIG(移动互联网事业群)以及QQ和应用宝等业务整合而来。但骨子里的内核,却是2003年成立、以北京为大本营的门户网站——腾讯网。

以腾讯网为基础,扎根于北京的OMG和MIG,先后孵化出了腾讯新闻、腾讯视频、腾讯影业、腾讯体育、腾讯动漫等若干子业务,以及腾讯微博、SOSO搜索、微视、天天快报、手机QQ、QQ浏览器、腾讯安全、看点等业务。

930变革时,腾讯把原有的OMG和MIG的业务以及位于深圳总部的QQ和应用宝等业务,打包成了现在的PCG,由腾讯COO任宇昕统一领导。业务覆盖范围新闻、长视频、短视频、直播、动漫、电影、小说、浏览器等产品,是腾讯业务线最为繁杂的事业群。

然而,从2018年的930到如今,4年多的时间,PCG几经人事调整,业务一再缩减。定位为阻击字节跳动旗下产品今日头条的看点快报、腾讯看点,今年关停。阻击抖音的微视,被整合进了腾讯视频。基本上,当年定位为抗衡字节系产品的几款应用,都没留下太多印记,甚至连跟随性竞争的价值都没有,都是直接关闭。

现在留在PCG事业群的业务,包括腾讯新闻、腾讯视频、影业、体育等等,可以归属于传统互联网时期的业务。换言之,“930改革”4年多,业务布局倒退5到10年,相当于近几年在信息流和短视频上的布局都白做了。

2018年PCG成立时,当时有七个合伙人,而现在,其中的四个合伙人已经转岗到腾讯其他事业群。梁柱、程武分别成为腾讯音乐和阅文集团的CEO,陈菊红不再负责腾讯新闻,去往刘炽平的CDG(企业发展事业群),殷宇去到他的老领导汤道生领导的CSIG。

PCG的未来,或许会映照马化腾的那句,过去由于很多友商的带跑,腾讯盲目去做简单的跟随,结果被友商带偏方向,做出来的东西效果也是差强人意。

2018年,任宇昕去往PCG是以救火队长的形象,他一手打造腾讯游戏业务,带领腾讯在跟网易、盛大、九城等游戏厂商的竞争中,从默默无名到爆款频出,到最后成为全球最大的游戏厂商。但是在信息流和短视频的竞争中,却还没有为腾讯挣到一张“船票”。被视为帅才的任宇昕,陷进业务的火坑。近两年,忙于修剪PCG业务的旁根侧枝。

根据地在北京的PCG,山高皇帝远,是贪腐的重灾区。2015年,原腾讯视频总经理刘春宁在离职加入阿里2年后,就被腾讯“举报”,和他在腾讯视频时的几个下属一起锒铛入狱。

2021年底阳光腾讯的公告中,包含腾讯PCG移动商业产品部助理总经理赵建伟、移动应用平台部副总监姜唯以及视频、体育、信息流平台、资讯运营部等多个业务的数十名组长及员工被公司辞退,并移送公安机关处理。

腾讯今年提升了内审内控的力度,查出大量内部贪腐问题,还牵扯到了部分中层干部。马化腾甚至用“看完之后吓死人”、“触目惊心”来形容内部贪腐问题的严重性。后续或有更多的披露。

03

即便是家大业大的腾讯,今年的日子也不好过,营业收入连续两个季度下滑,游戏业务、广告业务收入同比双双下降。

2022第三季度,腾讯网络广告收入为215亿元,同比下滑5%。其中媒体广告收入下降26%至26亿元,反映出腾讯视频、腾讯新闻广告收入减少,社交及其他广告收入下降1%至189亿元。不过,视频号在7月上线原生广告后,广告主需求强劲,除去视频号收入,微信广告收入也实现同比增长。

游戏行业面临的重监管,腾讯本土市场游戏收入下降7%至312亿元。《王者荣耀》及《和平精英》的收入均下滑。

ToB业务成为三季度收入最多的业务,代表数字经济的金融科技与企业服务板块第三季度收入448亿元,同比增长4%,再超网络游戏成为营收贡献最大业务板块。

马化腾对ToB业务的构想,是找到自己的定位。他认为腾讯的优势在于“一门三杰”(企业微信,腾讯会议和腾讯文档)代表的协同办公能力,以及小程序连接的TO C和TO B业务闭环。

12月初召开的腾讯全球合作伙伴大会,汤道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讲到腾讯将转变身份,从大包大揽的集成商变为被集成商,退居后台聚焦于自身的产品。腾讯将能力集成输出给合作方,由它们在前台直接面对客户。这种战略调整让腾讯在B端业务的营收增速有所放缓,但能明显改善CSIG的净利润表现。

马化腾的讲话,核心是腾讯日子也不好过。

移动互联网初期,成长为大厂的腾讯、阿里也摸不清方向,总去对方的地盘试探。阿里想过做社交,腾讯也想过做电商,但都在各自找到移动互联网时代的“船票”之后,收手,在自己的优势领域拓宽边界。

如今,业务壁垒依然在,但也阻挡不了各家为了增长想要跃跃欲试的心。腾讯希望将短视频和电商相结合,贴近交易,视频号冲锋在前,尝试做电商闭环。

马化腾对电商的执念,跟马斯克想把Twitter打造成微信一样强烈。从实现速度上看,很有可能马化腾会更快一步,毕竟他有张小龙。马斯克还得先为Twitter找个CEO。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站长在线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ps-zx.com/46405.html

作者: 小蜗牛

广告位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QQ微信841909564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84190956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